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生活 > 书香校园
“匆匆那年”征文获奖作品展
发布时间:2015-04-15 [字号: ]

匆匆那年

高一1  刘子谦

 

在清幽的角落 遇见

盛开的花

满地的轻灵

散着梦幻般的优雅

取一段

眼波中流转的青丝

缠在银杏叶底下

伴着年轮

一圈一圈的

勾勒 描画

和着被铃声敲碎的阳光

痴望明净清澈的脸颊

书页间平整的千纸鹤

藏着心下绵延的情话

曾向往的海角天涯

如今已布满蒹葭

年轻的心儿啊

从不会感到害怕

哪怕冷冽的光阴

乱了风月

殁了年华


匆匆那年

 

高二4班 张绍桐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匆匆那年发生了太多事。它属于每个人最有意义的岁月,它改变了太多人。让许多人改变、放弃、堕落。

许多人的匆匆那年就像电视剧和电影里演的一样,属于那份早熟、青涩的爱情。那时受着同学的羡慕,自己有着无限的优越感,当被大家开玩笑时心里更多的是兴奋。背着家长、躲着老师,以为掩饰的很好可在不知不觉间显露出来。之后只能仓促“收手”。

而他认为真正的匆匆那年并不属于那份爱情,那没有意义,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真正的匆匆那年应该属于那些年所认识的人,属于那份兄弟间的情谊。他的匆匆那年开始在初中也结束在初中。那时,他12岁,一脸青涩带着好奇来到了那个并不是重点的初中,开始了他的生活。刚来到班第一天他发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和他的名字就差一个字,他心里想他们之间可能有着不小的缘分。事实上果真是这样,他们很快成了很好的朋友,那是他第一个真正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说、形影不离,很多人都以为他们真的是亲兄弟。他们每天放学后都在一起,一起经历着由他们的青涩走向成熟,而也是此时他们所走的路发生了变化。

匆匆那年的魅力在于太过匆匆,初一就这么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到了初二,初中生活中最疯狂的一年,也是所有学习生活中最疯狂的一年。他俩和班上另两个人成了宝桐乾飞。那一份快乐只属于他们。他们在那一年把无知当了性格,做了太多疯狂的事。他们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一人被停课就想方设法的出去找他。在学校里听着他们的说唱,打着篮球,每天都是疯玩,不知道什么叫做成绩更不觉得它有多重要。那一天,他们班的班长又在小女生旁边显示着自己的权力,不停的在说他的兄弟,他认为那是针对是阴险,他气不过对班长大打出手,当时他想不到后果,感觉到的只是解气。毕竟人家是有“靠山”的人,他受到了很严肃地处理。但他不在乎,在乎的是兄弟间的情谊更加深厚。而在此时,他最好的兄弟因为一次在外面的冲动,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他们三个。他们都为他的冲动感到后悔,而那没有用。他好像真正成为了他们曾经羡慕的浩南和山鸡。再次见面他们之间已经有了隔阂,他们对他的劝告也不再起着作用。因为他们的路已经不同。

匆匆那年到了最匆匆的那一年——初三。他的兄弟都选择了提招,他的心思也不在学习上,而他的家长坚决不让他走这条路,逼着他学,他只好按着家长的意愿去考高中。在这时给他力量最大的是他兄弟的鼓励,他在最后一个月知道了应该努力,每天都学到夜里。发通知书那天,结果并不让他满意,但是仅通过他一个月的努力侥幸获得这个结果也算是幸运了。这时,他看到了家人和兄弟们的笑脸,他突然觉得他家长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的匆匆那年只有三年。在高中他不会再花尽自己的时间去玩,同学间只是朋友,不会再有兄弟,因为在那三年他体会过了什么叫做兄弟,没有人能敌得过他们;在高中他要开始学习,不能再让父母失望;在高中,他要开始通过成绩证明自己,去完成他父母的心愿。

匆匆那年我们每个人都是赢家,而我们也真正的输了,输给了时间,输给了分离。


匆匆那年的哑剧

高二1班 费丽雯

 

毕业了,我们将要散去。

那是全班最后一次聚在一起,玩儿那个烂透了的游戏。我们笑得开心,及时马上就要别离。

我还是会时常望向你的位置,陌生,又熟悉。

轮到你,是真心话——你竟向她表白。不知何时,窗外下起了雨。我悄悄走向窗前,无人发现我的动静。

雨夜,我失去了我的全世界。

Part 1, ending…

哦耶!马上就要初中毕业,那晚我们可真疯!

鹿哥爆了情史,超级劲爆;老吴亲了我一口,实在恶心!

大家正玩得开心,她却突然起身向窗边走去。

站在窗前,不知她在望什么。莫非是无聊了?暗恋她三年了,今天是不是机会呢?哎呀,我好怂!!!

Part2, ending…

我的个天啊!

我吴某活这么大除了父母之外第一个亲的人竟然是个男的!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有木有啊!

她不会看到了吧?

哎呀,该死!她一定是看到了!瞧她笑得!

Part 3, ending…

哎,我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去参加那晚的聚会——那帮臭小子竟然逼我爆情史!要知道我鹿某可是哥啊!那妹子挺正的,就她了!我可不想让那帮臭小子知道我真正喜欢的是谁。

哎?她去窗前做什么?哦对了,她刚才是不是看我了?

Part 3, ending…

额…鹿哥竟然和我表白,其实挺尴尬的,完全没预兆啊,不过……哈哈哈哈哈!!!虽然有点儿吃醋,但可真是笑死我了,老吴亲了个男的,不行不行,我快笑出腹肌来了!!!

Part 4, ending…

这世上很多东西真的和表面看到的不太一样,人们常说:所谓暗恋,即是哑剧,说出来,就成了悲剧。我想,这也是大部分人选择保持沉默的原因吧。匆匆那年的哑剧,充满美好回忆。

 

匆匆那年

 

高二4班  王明佳

匆匆,道不完的离愁别绪;匆匆,说不完的朋友情深;匆匆,流不完的相思眼泪。

那年林莞初三,正如同《小时代》写的那样,林莞也有一个自己的闺蜜圈子:顾哲、鹿琛、郑葵。他们四个人性格迥异,顾哲是个极其安静的男生,他喜欢拼图,喜欢解数学题。而鹿琛正相反,他或许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运动了。篮球、滑板、游泳,样样精通。可是人无完人,鹿琛的成绩总是班里倒着数,自然也是老师办公室的“常客”,可这个乐天派却总是在老师面前吐着舌头挠挠头发装出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老师哭笑不得。而郑葵,她表面上看起来文静又淑女,实则熟了性格就是个风风火火的假小子,男生女生无一不跟她打成一片。而林莞在他们中间则显得平平淡淡的,就像一杯白开水,没什么特别之处。

初三下学期开学,因为是班委的原因,林莞和顾哲被老师留下整理资料,便成了班里最晚离开学校的两个同学。窗台上的吊兰欣欣然长了一尺长,囤在桌面上扫过书本面积累的尘埃。好不容易整理妥当了,林莞看看黑板上的作业确保自己已经带齐了所有东西,拿起包准备回家。“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那头传过来,让林莞心生好奇之情,刚开学也没有留什么作业,除了自己跟顾哲,谁没事还会在学校里逗留这么久。刚想出门去看,脚步身的主人已然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嘿小莞,还没走啊”鹿琛擦擦头上还没落定的汗水,冲林莞咧嘴一乐,“哟,阿哲也没走。”

“你怎还没回家,又打球去啦?”顾哲听见声音抬头看了看。

“可不,哎对了,你们今天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我就不去了吧,回去晚了爸妈又该说了。”林莞犹豫了会儿这么说。

“我今儿有点事儿,这样吧,要不我先去办事一会儿再去找你们?电话联系。”顾哲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的用手指滑动屏幕解锁查看着自己的短信。

“别介呀林莞,郑葵在那儿等着咱们呢。就一小会儿,保证不会让你挨说。”鹿琛一边把林莞往外拉一边对顾哲眨眨眼睛,顾哲则回之一个ok的手势。林莞看着他俩的暗号撇撇嘴,这俩人什么时候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说是什么秘密的地方,其实就是学校南楼的天台。说来也是挺神,天台平时都是不对学生开放的,而今天则是敞着门,仿佛是知道他们的意图只为他们而开放的。林莞喜欢的一直是北楼外的凉亭,觉得那里是校园里最美的地方,谁曾想在南楼的天台却又带给自己惊喜。夕阳给白色的长椅镀上一层金色,翠绿的草地在此时也变得金光闪闪。郑葵坐在天台上的白色长椅上,看见鹿琛林莞两人立马迎上去:

“你们可算来了,让我等了这么久,下次出去吃饭你们可要请客。”

“是是是,下次一定。”鹿琛拍拍郑葵的肩膀一脸无奈,“顾哲这家伙怎么还不来,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啊。”

“什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不知道。”林莞微微蹙眉

“今天2.18,可是我们认识的一周年纪念日啊。真是没想到居然还有比郑葵还迷糊的人。哎哎,我错了别打我!顾哲救命!”鹿琛躲着郑葵的追打,看见此时出现在门口拎着大包小包的顾哲简直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

“罪过罪过。”林莞恍然大悟,赶紧帮着顾哲拎东西,“那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庆祝庆祝。”

“那是当然,我还买了蛋糕。”顾哲扬扬手里打着漂亮丝带的盒子。

“真是太棒了。”郑葵不禁感叹,用手肘顶顶鹿琛,“你瞧瞧人家顾哲,再瞧瞧你,啧啧啧。”

“切,那你可是不知道,举办庆祝party这个点子可是我想出来的。哎,你们还等什么呢,赶紧开始吧。”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林莞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这样的短短几行:

2013.02.18 四人组一周年 那天天气很好 好到可以看到远处的西山 我 顾哲 鹿琛 郑葵 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吧

 

时光丢下我们匆匆的往前跑。家中的日历不知被谁整天翻着,边角处留下了壑壑划痕。手边杯中的茶叶泡得起了青儿,自习下课单调铃声响彻蕴着寂寥与辛劳的校园。林莞从书桌回身与后座的顾哲搭话,永不变更的无趣话题早已没有理由引人发笑。视线徘徊,黑板上醒目的红色字眼儿径直贯穿眼睑。

距离中考还有100天。

 

中考完后的散伙饭仿佛并不是影视作品中那样大家哭的昏天黑地,反而相当平淡。顾哲打算先在国际学校学一年语言然后出国上高中,郑葵决定凭借自己的特长去艺术学院,而鹿琛则在中考前就回了老家。那时的林莞觉得,他们的关系仿佛因为一场考试,淡了,远了。

 

夏姑娘提着她的裙摆登上舞台,炎热空气催得从家中盆栽提早儿绽了苞。林莞一身家常装扮趴在床沿,手机机身滚烫不由得停下指间飞速运动,也不空手出门只找本杂志便踱到楼下小咖啡馆。
    而另一边,白色画布与凌乱散落在地的五颜六色的色彩练习让人目不暇接,头昏脑涨的感觉涌上使郑葵不由得想起临近中考的日子。苦笑着端起咖啡猛灌一口看着微信上置顶聊天窗口一句“我出去溜溜”。不由莞尔,反而是打了电话过去问人在哪里。自散伙饭之后自己就和林莞没有见过面,每天都只是捧着个手机询问人现在近况。有时你不得不感叹时间的力量。

 

郑葵在公交车上远远的就看见站在车站阴凉处的林莞,她还是老样子,短短的头发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朵蘑菇。而自己却从一个外表齐耳短发给人感觉安静沉稳实则是个假小子的女孩变成了长发齐腰的文艺青年。走下车向视线游荡的林莞招招手,依然是同初三那时戏谑吹着口哨引她注意。果然奏效,她观察到林莞涣散眼神突然凝聚乍亮朝郑葵走来,露齿笑着挽住自己胳膊,打趣道:“小葵花你可是出落的越发好了,变了好多。”

“你也变了。”郑葵撩过自己腮边几缕发丝,仔细看了看对方,“我们都变了。”

“现在只剩我们了。顾哲和鹿琛都没有联系了。

“是啊,只剩我们了。

 

后来,林莞的那本日记写到了最后一页。

匆匆那年,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顾哲、鹿琛、郑葵。我还记得我们一起穿着校服,骑着自行车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我还记得郑葵提出来印文化衫,我们四个人穿着肩并肩压马路转回头率。我还记得一周年时我们的天台party。那年在我的生命中就像是一块里程碑,某日我在它面前驻足,它告诉我那就是我的青春,我们的青春。我们在那里沉沦,也在那里分别。我们永远忘不了,曾经的那样的自己。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

 

 但愿花开如常

 

高一1班 范嘉宁

我曾如此奢望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又害怕会这样依赖着。直到有一天我们不再疯狂,请不要失望,哪怕平淡收场。青春看似荒唐,没人会选择投降。但愿花开如常,你会笑着抬头望,我愿化作清晨那叫醒你的阳光。 

>>>One

苏憬知正在专注的看着电脑。

在高三最后一个学期能用上电脑的机会几乎为零,放下时间关系不说,临近高考的紧迫感就已经不允许她这样做。但是意外的,她却花了进一个小时坐在电脑桌前。

面前是一份针对高三最后冲刺的建议,是苏憬知的网上好友——细痒,是她一字一句总结出来的。收到的时候苏憬知她也惊异了一下。

细痒是苏憬知十五岁时在网上认识的好友,说起来也有三年的时间了。与她的每次对话都能让苏憬知有一丝别样的愉悦,虽然细痒大她十岁,但是她们之间似乎没有一点年龄的隔阂,就好像长大后的她自己。

和细痒之间的联络是在一个很普通的网站上进行的,在苏憬知第一次看到这个网页的时候差点因为太冷清而无视,不过还好注意到了,不然她的情绪还不知要与谁分享呢。网站的首页上只写了一行字——把你的时光投寄到未来。

虽然是很不合乎常理的首页语,但是苏憬知还是被这句话吸引住了眼球,时光似乎一直都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思前顾后想了半天才慢慢在名称那栏打了两个字,如常。

没想到还真的有人为了这个名称来与她聊天。

细痒曾经说过,她对苏憬知的用户名有些特殊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她也说不清楚。十五岁的苏憬知弯了弯嘴角,或许这个名字的意义她真的懂。 

二十五岁的苏憬知看着首页上的一行大字,抬起微凉的手臂揉了揉脖子。无意中点进了这个网页,本想顺手关了,却在看到这个似曾相识的主页时停顿了动作。

她仿佛看到十五岁的自己坐在电脑桌前,第一次点进这个链接的情景,为了自己仅有的那些小小心情不让别人熟识的人看到。那时候用的什么名字呢,苏憬知凝神想了想,无奈那么久远的记忆早已被她遗忘在了角落。随手打上了“细痒”二字,一句她最喜爱歌词的缩词,再细的痒经年刻也成伤。

刚注册好系统就发来一份好友推荐,苏憬知随手翻了翻,目光淡淡的停在了一个名为“如常”的用户上,没理由的点击加为了好友。

也就这样熟悉了起来。

不得不说能断断续续联系三年不间断,是因为苏憬知在如常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在青春里的模样,总是无忧无虑的。她的兴奋、她的难过、不甘、努力…这些苏憬知也都有过。

所以在如常高三有些迷茫的阶段,她把自己的经验和建议写了出来,发给了如常,希望也可以有一些作用。

记忆中隐约有一个人也为自己做过这些。 

>>>two

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出现那么几个人。有的人适合错过,有的人适合用一辈子怀念,有的人教会你成长,有的人告诉你不要哭站起来,有的人让你知道爱有多痛,有的人会给你最好的避风港湾。

又是擦肩而过,可在眼神交汇的那一刻却互相别过了头,苏憬知觉得现在糟透了。她记得细痒说过,真正的要好是禁得住时间的冷战的。

现在她要质疑一下冷战的期限了,她们已经三天没说过话了。

“你这么在意,你们的关系一定很要好吧。”明明是疑问句,细痒却用的是陈述的语序,想必不用问就已经知道了答案,苏憬知叹了口气还是发去了肯定的答复。再发过来的文字她也没有看,而是点开了另一个网页上的聊天窗口,历史消息记录着最后一条消息来自于三天前。苏憬知抬手打了几个字,在即将发送的时候却想了想又点了全部删除。 

十五岁的苏憬知平凡而又普通,就如同千千万万的同龄人,年少轻狂,还未尝生活所给予的间隔,不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何种微妙。就像现在一样,她不明白,为什么会与最好的朋友在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明明初中每天都腻在一起,明明只是高中不在一个班了而已,明明前几天她们还一起吃了晚饭。

“明天我会去找她。”苏憬知像是在给细痒保证,又像是再给自己保证。

她想起曾经过往,眼前出现的总是那坛盛开的花。花的种类有很多,苏憬知也叫不全它们的名字。最先那里只是一个被遗忘的插满枯枝的坛子,她们实在不忍看着坛子再这样凋零下去,自己买了种子,亲手挖坑填埋,然后这里成了她平淡生活中最美的亮色。她已经很久没有过来了。正直春季,花开的正旺,也有几簇因为耐不住干枯而死亡了。

但愿花开如常。

当苏憬知提着水桶回来的时候,干裂的土壤已经变得湿润了。不远处,那个人听见了细密的脚步声转回了头。然后她们和好了,或许是因为紧系她们的亮色,又或许是在又一次眼神交汇的时候没有别开脸颊。

这不重要,这是在很多年后她们最爱打趣的桥段。不重要,但这件事成为了她们之间最难忘的事情之一。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这件事终以她们都成长了一步作为收场,以最舒适的相处模式作为开端。

苏憬知原本想要把她们的故事告诉细痒听,但是她知道故事无法细说从头,只能从某个想开始的地方开始。

这个故事,关于青春,关于牵绊,关于伤害,关于成长。 

>>>three

“我们学校今天校庆,看到了许多毕业多年的校友,光是看着他们相聚就觉得很高兴。”这是如常第一次谈及她的学校,校园中的轻松气氛好似还没从她的身边消散,语气也欢快了起来。

二十五岁的苏憬知在电脑前顿了顿手指,而后忽然起身,从书桌的最下层柜子里拖出了一个箱子。上面已经被尘土所覆盖,苏憬知微皱眉头,也不顾自己干净的居家服伸手拂掸了一下。箱子是加了密码的,抱着侥幸的心理她用自己的生日试了一下,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的就打开了。几张海报、几份光盘、几封信…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似乎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这里面是苏憬知所有的青春。 

忆及少年时节的事情,苏憬知抿了抿嘴唇,从零碎的片段中拼凑出了她的高中生活。也是托如常的福,她想起了第一次参加校庆活动时的情景。

那时的云淡,天也淡,日子显得那么悠长。苏憬知站在人群中央看着校门的方向,好似是忘记了自己要去干什么。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主持人已经在主席台上开始讲话了。她绕过操场从楼梯走上了楼,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无一不在交谈取笑。那一瞬间苏憬知恍惚觉得自己也穿梭于时空之中,从建校的第一天走到了此刻,渐行渐远的钟声永不停息地在耳畔回旋。

拿起箱子最显眼的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白纸,上面有一个签名。她怎会忘记自己在校庆当天志愿服务,是为了一个人而来。

在最美的时光里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不然青春就这样过去了。不知是从哪里看到的句子,苏憬知是认同的,所以她在教室里等着,即使她等的人或许不会出现。眼神专注的向门口方向看去不敢走神,生怕一个回头就已经错过了渺小的机会。人来人往间校庆已经渐入尾声,苏憬知黯了黯眼神轻声的叹了口气,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学姐您好,我非常喜欢您写的书,可以为我签个名吗?”忽而,大脑被一种名为欣喜的情绪所占领,她控制住自己微微颤抖的内心,上前一步如负重释的开了口。

这张纸被苏憬知完好的保存了起来,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未想起,当现在再拿出来的时候才会觉得回忆也肆意横流。时光永不回头。她慢慢地把白纸装回了盒子,把盒子放回了箱子,把箱子又塞进了书桌下的柜子。就像倒带一般,把刚才放映的归于起点。 

回到电脑前事才想起来还没有回复,斟酌了一下发过去了四个字“真的很好。”那边的如常并没有在意她的回复速度,很快就发过来了下一条“我要到了最喜欢的作家的签名,她还另外给我写了‘如常’两个字!”

心跳漏了一拍,下一秒苏憬知手指飞快的打了一句话“如常,但愿花开如常?”

“对!”以感叹号结尾,此时如常的心情应该是激动的吧。但是这一个字却突然让苏憬知平静了下来。目光越过书桌停留在墙壁的相框里,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如常。 

记忆与聊天记录慢慢重合。

早该意识到的。

“可以再帮我写‘如常’两个字吗?我非常喜欢这两个字。”然后苏憬知把这张珍贵的纸装进了相框,从那时起就再没摘下来过。

早该意识到的。

怎么会有那么相像的两个人,永远生活经历类似,聊不完的话题,用自己最喜欢的歌词缩词作为用户名。

早该意识到的。

把你的时光投机到未来,她真的来到了未来,同时也回到了过去。 

那天晚上,十五岁的苏憬知坐了一个梦。梦里她看见了一个人,那是长大后的她自己,带着微笑向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嘴里轻轻吐露着。

十五岁的你,请永远天真无邪,把那些我不曾不会不能带走的幸福快乐全部经历一遍。二十五岁的我会自始至终在你的身旁看着你,就仿佛我没有失去这些幸福与快乐。

但愿花开如常。

但愿青春那朵花永远如常开放。

郭襄和杨过的故事

 我叫郭襄,不错,就是金庸笔下那个身着鹅黄衫儿的“小东邪”。据说,爸妈当时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希望我可以像郭襄一样聪明活泼。可是,事与愿违,偏偏我的性格没有那么灿烂至极,更多时候,我都把自己武装地很坚强。不过我与郭襄一样的是,在这十七岁的花季里,我喜欢上了杨过。

  杨过大我整整一岁五个月,就坐在我前桌。他的成绩总是很差,所以老师把他安排在讲台边的位置上。他的家里很有钱,父母也都很疼爱他,所以在上学的问题上就纵容了他晚一年上学,因此他总是仗着年龄大强迫我喊他“哥”。每天放学我们都一起回家,顺路,但不同的是,他比我要多坐三站公交车。每天上学,我们总是打打闹闹,鸡飞狗跳。他总是会嘲笑我胖,所以在吃午饭的时候,我餐盒里的鸡腿总是会被他抢走。于是,作为报复,在下午的语文课上,我总是会在抄完笔记后拿讲台上的白色粉笔,在他的黑色校服上画“小乌龟”。

  我们在高中的日子就是这样岁月静好,傻得冒泡,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早上因为自行车在半路坏了,我迟到了。等我赶到班里时,大家已经拿着标满100个化学方程式的卷子开始默写了。理所应当,在收卷的时候,我还剩下30多个方程式没有写完。收完卷后,我趴在桌子上生闷气,面前却突然多出了一杯热奶茶。“怎么这么颓废?”我头也不抬,一句话暴躁地甩过去“30多个方程式没写完,你高兴的起来?”只听见一阵欠揍的声音传来“原来如此,没事,我才只写了30多个!”听见他这样回答,本来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但是又不好显露出来,于是佯装生气道“杨过,你没写那么多,老师肯定要留你下来判全班的默写,放学我可不等你……”

郁闷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放学时,意料之中,杨过果然被留下来判全班的默写,可意料之外的是居然连我也要一起被留下来判默写,而且还要改完今天的数学作业才可以回家。看着窗外北风呼啸,乌云密布的天,我的心里就像已经下起了一场鹅毛大雪……

  我一遍遍的演算着数学作业本上的答案,终于,在我第5次计算结果还是得-3之后,我伸腿踢了踢前面的杨过“杨过,你作业本给我看看。”语毕,一本作业瞬间甩了过来“你默写判多少啊?我帮你分吧!”说着从他的桌上抽出四分之一的默写,并且还好心地把那四分之三压在了我的笔袋下面。“杨过你就不能男人点,让女生判这么多你好意思?”我皱了皱眉头——他的作业本上,在那-3的结果边清晰地画着一个红对勾。“你叫我一声哥,我就载帮你判两张……”可惜他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拿着数学作业去找班主任了。我战战兢兢地敲开办公室的门,开口弱弱的说道:“老师,这道题,您看,好像是错了……”“当然错了,不错能让你改嘛?去去去,回去改去……”说罢,我便被这粗暴的叫吼声吼了回去。我不甘地回到班里,拿起杨过的作业本就往回走,杨过不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喂,不叫哥你也不用跑吧!我有那么吓人吗!?”可惜,这次,我还是没有理他,因为老师真的判错了,我真的着急了!当我回到办公室,把杨过的作业和我的摆在一起给老师看时,老师终于用正眼看了看我的作业。“你回去偷着改过答案了!”顿时间,一种委屈涌上心头。“老师,我没……”“行行行,甭解释,有意义吗?不想改甭改,去,跟杨过判默写去。”说罢,连同杨过的作业本和我的一起被扔在了地上。我捡起来,默默地走出办公室,就在我开门的那一刻,雪透过窗吹在脸上,眼泪决堤了。我红着眼眶走回教室。窗外,雪已经下得很大了,让人想起那白雪皑皑的风陵渡,只不过今晚,等着与我奋战的是那30多份待判的默写卷子,而不是那“石窟八鬼”了。

我走到座位前坐下,教室里除了我们,其他同学都已经走光了。我把杨过的作业本递还给他。“你死哪里去了,这么半天……”说着他转回头来,可能是看见我红肿的眼眶,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诶,你别哭啊,好了好了,我不欺负你了,我帮你都判掉好不好?”我的心上突然涌过一阵暖流,女孩子就是得有人懂才知道自己有多受不了委屈。眼泪又流了下来,那刚刚受过的误解又勾起了我的伤心“喂喂喂,你……你别哭啊!平时不是挺坚强的嘛!喂!别哭!不许哭!”显然,这句话起了反作用,平日里那些伪装的坚强刹那间崩塌,我看着这个为我擦眼泪的杨过,这个我从没见过的手足无措的杨过,一种懵懂涌上心头,我想,这便是年少的心动吧。

 后来,那一晚,伴着风雪,我们判了很久试卷,也聊了很久,但是却很快乐。以至于多年后的今天我都不能忘记那个夜晚。这令我想起以前在学校图书馆里胡乱翻到的书,书里西夏公主问前来招驸马的人:你这一生中最难忘的地方是在哪里?大理王爷的多情世子痴痴的答:是在一口枯井之中。

 我读到的时候曾经想:后来世子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了呀,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此生难忘那口枯井呢?

现在我知道了:会的。

感情最好的时候或许有那么一段或者很久,可是感情最纯真的时候就只有那么一个瞬间,比如大理世子在枯井下与心爱的姑娘相对,比如那个如风陵渡般白雪纷飞的夜晚,在那间银杏树影映衬下的教室里,一个男孩对我温暖地安慰。

写到这里,故事讲完了,有人会问我那郭襄和杨过最后在一起了没有?你还没有讲!其实早在开头我就已经讲了啊,杨过的结局里永远不会有郭襄,因为他已经有小龙女了呀!而郭襄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妹妹而已……


言爱太重,说喜欢太轻的年龄

高二1班 刘凯昀

 

我第一次见到尹汐汐,是一个初秋.高中生活开始的那天。

我坐在靠窗的第三个,而尹汐汐坐在我的斜前方。雪白的肌肤,未出挑周全的身材,容长的脸蛋儿,她的眉眼间蕴着一脉令人见之忘俗的水秀。但是这些都不是引得我关注她的地方。让我侧目的是在其他人或是找人攀谈,或是低头玩着手机的时候,尹汐汐只是安静地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尹汐汐仿佛有她自己的拍子。绝不因外界的迁异,影响到她的均衡。

上帝是公平的,它给了尹汐汐美好的容颜却没有告诉她人与人的相处之道。课间我偶然瞥见,尹汐汐总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卫生间。周身的气场,仿佛在冰冻着每一个靠近那里的人。

可男生到底是不管那些性格好坏的,或许在男生的认知里,孤傲漂亮就是女神的代名词。

然而平静的高中生活在一位“王子”的到来时被激起了涟漪。操场上,他是引得女生们议论连连的篮球小男神,教室里,他是频频上课睡觉的,老师们的公敌。

正是应了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话,或是女生的苯基乙胺在这样的男生面前真的会分泌过盛的原因吧,王梓的确是拥有了一批小粉丝。

这样悬殊的两人,也不知何时,便有了交集。

尹汐汐和王梓确实有缘。每次排队出操时,总看见他们两人并排站着。每天早上,也总能同时踩着上课铃进班。虽然只是些小事,但这样的郎才女貌已总以引起全班的哗然。

尹汐汐到底是个高傲的小公主,自然也并不抗拒成为全班焦点的感觉。

“王梓和尹汐汐是不是互相喜欢?”一个同学问道。

当这些话被尹汐汐听到的时候,她总会红着脸把头埋的更低。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还记得有人曾经问过她和王梓什么关系,她只是又红着脸低下了头说了句同学关系。

可是第二天,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尹汐汐和王梓一前一后进了班,王梓还把手里提着的一大袋早点放到了尹汐汐桌子上。自此,他俩的关系便不言而喻了。

有人和我讨论他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我只是笑笑说了不知道。然而摆在眼前的只是这些,除了他俩或许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尹汐汐为了王梓改变了很多,无论当初他们是因为真的喜欢还是因为别人的起哄而在一起,反正尹汐汐是认真了。她为了他变得不再高傲,她试着去接触他身边的人,接触这个班。

但尹汐汐的改变是缓慢的,至少和他俩的感情比起来是缓慢的。

不知从哪天起,他俩不再出双入对,不再用情侣头像。可让人惊讶的是,尹汐汐已不再是从前的高傲公主,而是能真正融入到集体的一份子。

后来呢?我和尹汐汐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偶然提到王梓,我记得尹汐汐是这样说的:

球场上那么多人,可我一眼就看到了王梓,那是我第一次对他留下深刻印象,那时我就知道,他于我而言是特殊的。我故意在校门口停留那么久只是为了偶然和他一起踩着上课铃进班。后来,我们俩加了微信,我试着找他搭话、聊天,一句话思前想后,一条回复删删减减,越喜欢他,反而越无法随意说话,因为想讨他欢心却又害怕惹他生气。上课我会偷偷在书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他的名字,却因为怕被发现再把名字涂掉。后来你们说我俩的八卦,或许他是因为别人起哄,但我是真的喜欢他。我们一起出去玩,那时我真的体会到什么是喜欢一个人,或许就是:这个电梯为什么不再慢一点,这趟车为什么不再晚来一点不再堵一点。可是喜欢容易相处难啊,即使我在为了他去融入他的圈子,最终也抵不过时间对感情的冲击。我不后悔也不怪他,能相恋一场已然不易,是他让我学会了融入集体,也是他第一次让我体会喜欢或者说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原谅我们还只是在:言爱太重,说喜欢太轻的年龄,他是我青春最好的见证。